大厂年轻人 | 造星,不如养星
2021-10-15 18:08 美的 李金波

来源: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作者:姚赟

李金波又获奖了。

“2011年还是2012年,那个时候好像只有一位,是我。2018年集团50周年,有两个人获奖,其中一个也是我。今年美的科技月的卓越技术人才贡献奖,也是我。”李金波语气平淡地陈述过往类似奖经历时,一旁的我们仿佛接受了一场朴实无华的凡尔赛洗礼。

但只要翻出李金波过往的履历就会发现,这些对李金波来说,确实不算什么高光时刻。

第13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除了这些身份,他还是全国劳动模范,中国制冷学会资深工程师,全国工程科技领域突出贡献者杰出工程师。

10月12日8点30整,李金波推开会议室大门,与约定好的时间分秒不差。平头,蓝色POLO衫,半边框眼镜,运动手表,加上胸前的蓝色工牌,低调地令人无法与上述“国”字开头的奖项直接产生关联。

组织的新陈代谢与人才创新力,科技力的年轻化,一直是企业尤其是“大厂”的终极追求。腾讯曾发布“青年英才计划”,宣布要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年轻人,阿里骨干员工平均年龄34岁。

日前,脉脉数据研究院发布了一份调查,对目前中国大型互联网企业员工的平均年龄进行了统计排序,结果显示,这些公司员工平均年龄从27岁到33岁不等。以TMD(字节跳动,美团,滴滴)为代表的新生代互联网公司,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下(含30岁)的公司几乎占一半,字节跳动和拼多多员工平均年龄相对最低,平均年龄仅27岁。

年轻对企业意味着活力,而每个企业对年轻有着自己的定位,理解和表现,比如外界对字节对年轻的了解,藏在“字节范儿”中。

但,对年轻划分标准,并不仅只有年龄。工龄21年的李金波,在美的也依旧“年轻”,而这样的“高龄”年轻人,在美的并不是个案。近期,盒饭财经(ID:daxiongfan)来到佛山顺德,与美的集团家用空调事业部研发中心主任李金波,美的集团厨房和热水事业部先行研究主任桂鹏聊了聊他们保持年轻的秘诀。

选择 

将时间调回到2000年。

与大多数大四学生一样,李金波正面临着毕业后的第一个重要选择——去哪里 

那个时候学生毕业后,如果去到一些好的企业,不少学校会在公示栏贴出哪个学生去了哪里就业。李金波在宿舍门口的名单中,第一次认识了美的。

李金波投了两个简历,两家企业都在顺德,美的便是其中一家。 

初出茅庐的李金波,来到某企业面试,刚把简历双手递给面试官,正要做自我介绍,那头面试官的电话响起,于是面试官转身去接电话。此时的李金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继续,一直在那里紧张了十几分钟。

这种不佳的感受,让他选择了校招面试过程中体验感更好的美的。而这段经历,烙在了他的职场生涯中,甚至二十余年后,还记得当年的面试题。 

“假设你坐了一艘宇宙飞船到了月球上面去,后来飞船发生故障,联系不上,此时,你身上有一堆东西,比如说有手枪,绳子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东西,你为了活命,回到舱里面去,你先扔掉哪一件,再扔掉什么。”李金波复述到。 

题目出来后,大家开始进入讨论阶段,有人认为应该先扔掉手枪,因为在月球上不可能有外来生物威胁到你的生命,但也有人认为,手枪对着远方打一枪,会向反方向移动一下,不能扔。

“我现在想,这个题目不管你扔掉什么东西,对你来说都一样,主要是看你整个讨论的过程。”李金波说到。

这样的面试题和面试方式,以现在的视角来看没什么,但在20年前用这样一道题考察面试者的思维,逻辑,表达等综合素质,显然是非常超前的。最后,性格颇为内向的李金波选择了美的,原因也并不复杂——专业以及尊重。

正在介绍产品的李金波 

因面试经历的好感而选择进入美的的人,不止21年前的李金波。

2014年7月,湖南大学机器运载与工程学院的桂鹏研究生毕业,摆在面前的选择并不少,公务员,村官以及数个行业内优秀的头部企业。加入美的之前,桂鹏曾在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实习,福利待遇在行业内算得上不错。

来学校做宣讲的企业一家接一家,桂鹏参加的宣讲会也是一场又一场。参加多了难免摸到规律,这些来参加宣讲的企业基本都在讲到自己获得过的荣誉与成就。这种情况下,美的带着一堆技术人员,和他们从各个方向进行技术探讨,这种形式让桂鹏眼前一亮。

“还有一位面试官,后来也成为了我的同事,他当时给我的印象非常好,很懂技术开发的一位工程师。”桂鹏是个湖南伢子,离家不远,而美的又是一家重视技术研发的企业,里边有很多气质相似的人,没有过多犹豫,就做出了选择,“他们讲的很务实,不是那种假大空的东西,聊完后感觉很踏实。”

打脸与犯错 

社会的第一顿毒打,是把他们从理想拉进现实。 

刚从学校出来的桂鹏,就收到了导师分配的第一个技术难题。他想了很多解决方案,于是在纸上画了多个方案后,心满意足地把方案都带给了他的导师,还说到:“这个题目看起来也不难呀,你看一二三四五六,这么多方案都可以解决它。”

分配给桂鹏的导师,是一位69岁的专家,在美的的工龄超过30年,退休后又被返聘回来,专门指导年轻人。 

随后,收到的回复让桂鹏记忆尤深:“导师告诉我说,你画的这么多方案,很多东西可行不可行,都是未知的。你要给我证明这几种方案是可行的我才认可你,你要去尝试,不要拿一张纸一二三四五给我画。” 

收到建议后的桂鹏,依旧觉得没什么问题,直到试了多次自己提出的方案后,才发现,没几个是能顺利搞定的,甚至有些方案前期成功了,但后期还会产生新问题。

进入工作后,现实与理论的博弈,是桂鹏上的第一堂课。而比桂鹏早入职十余年的李金波,也遇到的同样的考验。 

那时还是师父带徒弟模式的美的,未完善到如今的专家制度。新人入职后的培养和适应,基本都靠一个师父手把手地带。在现实问题中不断地提问,回答,磨合,适应。

“比如对一个理论的理解,如果总分100分,你只理解了10分,到真正实践的时候,是没办法跑下去的。很多技术都需要一个累计的过程,不是说你刚开始很努力,师父也肯教,你就立马能成为一个很在行的人。”李金波说到。

20年前,李金波的师徒制,20年后,桂鹏的专家制,都在缩短着科技人才的成长和累积过程;同样,也在不断降低让年轻人带着真刀真枪上战场拼杀的犯错成本。

现在不少行业领域内的专家会帮助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把关。应届毕业生来到美的,想给某个产品做一个更好的功能或参数,那就需要经历专家们的评审。这些专家拥有丰富经验,如果这个项目有问题或者明显的缺失,在评审的时候可能就会被发现。这样既能给年轻人“异想天开”的机会,还可以降低损失,避免走一些不必要的弯路。

对于年轻人而言,迈入职场的第一份经历所培养出来的习惯,会跟随他多年,而后传承给下一代。

“导师年纪大了,但他每天上班从不迟到,甚至还来得特别早。每天早上过来就开电脑画图,做事特别认真。我记得有一次,他为了画一套滤芯手板,从早上八点钟到下午六点钟都没休息过,一直在画。”桂鹏从导师身上学到的爱岗敬业,不是一张贴在墙上的文化标语所能影响和传递的。

坚持

早上八点,背着电脑,戴着蓝色工牌的员工陆续走进位于顺德北滘的美的总部大楼。大楼外观是玻璃面设计,广场边上停着辆肯德基早餐车,大楼的对面是密集的咖啡厅,咖啡厅内还不时有人聊着投资项目。 

一时间,让人误以为自己正身处于北京西二旗某互联网大厂门口,而不是一家曾靠着制造和家电标签占据用户心智的企业。 

科技正成为这家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而不断涌现的科技人才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创造一个适合科学家,适合科研人才的环境,变得十分重要且迫切。

周末晚9点的美的总部大楼 

桂鹏的导师,带了他一年后,再次退休。此时的他,有些无助。过去,有什么难题,什么困难,都有前辈,专家,可以帮着一起解决。但导师退休后,那种无力感,失去了依赖的感觉,让桂鹏提前意识到了责任与担当。

“前三年更多是依赖别人在做项目,所以绩效都比较一般,但周围好多同事都是A以上。”在美的绩效体系里,S是卓越,A是良好,而前三年,桂鹏的绩效只能说是“平平无奇”。 

直到2016年,25岁的桂鹏迎来了职场生涯的第一次华丽升级。

净水器行业中一直有一个难题——反渗透膜停机首杯水。反渗透这个技术当时的问题是,如果你不过滤的时候,必然会出现再渗透。反渗透是用压力过滤的,但是如果没有压力的时候,离子渗透回到纯水端,纯水端不再纯净。

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不太能理解这项技术,如果反映在现实生活中就是:一度为了喝到干净水的消费者,用了净水器,但其实他们喝的前几杯水,都不太纯净——这个痛点整个行业都知道,但却无人能解决。

这个问题建立在用户的真实痛点上,桂鹏决定接受这个项目并尝试突破。

研发的过程,依旧是枯燥,痛苦,磨人的。立项后,桂鹏找到三四个默契且趣味相投的项目成员,一起做了很多样品,结果却十分残酷。

“前几个月,起码前四五个月,做了20多个样品,没有一次是合格的。特别尴尬的是,我们每次试样都要打卡,每次提交的都是样品不良的纪录。从第一轮样品不良,到第二十个样品不良,记录表现很不好看。”接连失败下所带来的压力,让整个项目组陷入了低谷,甚至有成员对这个技术的突破产生了怀疑。

经历低谷和失败的,不只有桂鹏。

2014年李金波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无论对他个人还是美的,都是一件大事。

而这个一度成为高光时刻的项目,在开始,李金波是持反对意见的。

因为你要提出做一个跟以往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意味着跟以前很多东西是有碰撞的,有矛盾的。如你纯粹以经验入手,会觉得这个事情怎么可能这样子,按我的理解1+1只能等于2,没有第三个结果。但是在二进制的人来看,1+1不等于2,本质上表现出来不是2。”李金波聊到这件事时语速不经意地加快了。

看起来内敛的李金波,言语干脆,逻辑清晰。在聊到技术突破时,增加了很多肢体动作,甚至和我们开始探讨技术的可行性问题。

“假设我们把汽车的轮子设计成不是圆的,类似于三角或者四角的,你觉得这个车能平稳往前跑吗?”

“感觉起来不太可行,是吧?但实际上,如果设计是四个轮子同步的时候,它往前跑,就跟圆的轮子是一模一样的……”

“举个例子,空调的压缩机,转得比较慢的时候,耗电比较少,转得快的时候,耗电比较多。但是,转得快的时候是容易控制的,转得慢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2011年前后都是速度比较快的,比如说参数30降到了参数20,这样理论上可以更省电……”

李金波人生中的首个滑铁卢,便来自这个为了省电需要变得更慢的压缩机。

把30的速度调整到20,实验室测试多次后没有什么问题,但到了生产线上,空调的管断了。

1万台的产品,堆在仓库里。当他们挨个去检查时发现,很多都已经断了。这意味着,这批产品都需要返修,同时还要把参数重新刷回原来的30。

对当时的李金波来说,接受处罚理所当然,但要承受的耻辱却很难度过:“1万台返修,工作从来没有出现过返修,虽然公司没有罚我多少钱,但对我个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耻辱。”

2012年,经历三个月左右的低谷期后,作为当时事故第一责任人的李金波在接受处罚后不久,便再次跃跃欲试,甚至想把速度变得更慢,变成10。

这个建立在失败基础上的疯狂想法,如今早已变为现实。目前,整个空调行业用户能用到最低耗电的就是这个速度是10的技术。

基于犯错后的再次尝试,需要勇气,也需要技术创新环境的支持。 

师与徒 

桂鹏是今年美的科技明星研发类第一名,与工龄相差14年的李金波一起,正在无意识地传承着科技和创新。

2017年-2020年节水膜技术科技月二等奖,2017-2019年大通量高节水技术/一体芯技术家电院年度技术创新奖,2018年中国轻工业联合会科技进步三等奖,2020年中国商业联合会科学技术奖二等奖……这些都是桂鹏曾经获得过的荣誉。

在获得突破成功之后,桂鹏对自己的选择无比坚定。

10月14日,美的集团第26届科技月正式开幕。“科技月”是美的集团一年中很重要的活动。始于1996年的“科技月”,一直被美的视为科技创新实力和科技人员风采的内部展示与交流平台,同时还有对获奖者的重金奖励而著称。

对于科技研究者来说,他们经常面对的是“无人区”的挑战:发现没人发现的问题,解决没人解决的问题。面对问题和失败的时间,显然要比突破更多。而科技月便是一个平台,让众多埋头研究的人,在反复的尝试,失败,再尝试中看到希望。

外界将美的集团的科技月称之为一场“造星”运动,造的是科技界的明日之星。但实际上,真正的“星”是造不出来的,是靠多年的耳濡目染,在一个个提问与回答,在一次次错误和再次尝试之间养出来的。

数据显示,美的研发人员现已超过1.6万人,外籍资深专家超过500人。 

桂鹏和李金波的经历,有多处重合的地方。从一毕业的懵懂的自信,到经历挫败低谷,再到从低谷中找到突破点,获得新的科技自信。而后,又把这些自己经历过的事件,梳理出规律变成方法,无意识中传递给又一代刚毕业的年轻人。

很多人看到这里会好奇,三十多的桂鹏和四十多的李金波,并不是传统语境下的年轻人,为什么他俩能代表美的的年轻文化。 

聊完这一圈后,可以了解,对一个企业来说,年轻不是年龄,年龄的增长不等于熬不动夜,加不了班的“反效率”问题。年轻是一种传承,需要时间累积。

美的集团家用空调事业部园区 

“那里是文化沙漠。”21年前,还未到顺德北滘的李金波,就听到周边人的劝退声。

“没有电影院,去超市买个东西,没有。好一点吃饭的馆子都没有。看个电影,要转几趟公交车,跑到四五公里外另一个小镇上。”

说到这里,李金波语速略微变慢,似乎回忆到什么后,坚定地又补了句,“真没有。”

我们在顺德转了一圈,街边有因为常年下雨气候湿润,显得老旧到发黑的小家庭作坊,还有设计感十足,如同展览馆的智能化工厂;大路上,装满了货物正要运往各地的货车,小楼道内,是能给你送餐到房门口的智能机器人。

新与旧在这里如同钢琴键的黑与白,传统与科技,老旧与崭新在这里融合与传承。

* 头图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